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 春兴精工股价闪崩连续5日跌停 疯狂并购现“儿戏”

    2018-06-27 10:17:56 来源: 中国经济网|0

业绩巨亏、高管集体离职、董事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如今股价遭遇断崖式暴跌,春兴精工疯狂并购后藏了哪些“内幕”?

1、股价断崖式暴跌到底怎么了?

6月25日,春兴精工(002547)继续一字板跌停,股价报5.27元/股;自6月19日以来,该股5个交易日连续跌停,已累计跌幅超40%。

6月19日,春兴精工股价发生闪崩,午后股价一根直线砸到跌停板,至收盘未能打开。

随后股价连续跌停,至今已走出4个一字跌停板。截止2018年一季度末,持有该股的股东数为57506户。闪崩叠加一字板跌停,在A股市场并不是新鲜事!

联想近期市场频频出现闪崩,矛头直指股东高比例质押,而受2017年下半年的去杠杆新规影响,出现多只个股遭遇信托大幅抛售导致股价闪崩。

部分上市甚至公司因股东质押触及平仓线,不得不选择停牌“避险”。

截止2018年一季度末,公司十大流通股东中,基金专户占4家,信托计划持股占2家。是不是春兴精工也出现股东质押平仓预警了呢?目前尚不得知。

不过,面对股价连续下挫,控股股东孙洁晓坐不住了!

6月22日,春兴精工公告信息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孙洁晓向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质押1360万股,占总股本的1.21%,而此次质押目的为补充质押。

截止上述公告披露日,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孙洁晓持股4.43亿股,占总股本的39.31%,累计质押股份为2.87亿股,已质押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64.76%,占公司总股本的25.46%。

值得注意的是,若闪崩源自信托大幅抛售,股价遭遇断崖式暴跌后,机构踩踏情有可原,为何公司股东未采取任何措施呢?即使象征性的增持也没有,是不是公司不被看好呢?或存在投资者不知道的问题呢?

2、疯狂并购现“儿戏”

带着诸多疑问,我们接着往下看。

公开资料显示,坐落于江苏苏州的春兴精工,是国内精密铝合金结构件最具研发实力与规模生产能力的专业服务商之一,主要从事通讯系统设备、汽车、航空等精密铝合金结构件的制造、销售及服务;通讯系统设备、汽车、航空等精密铝合金结构件的研究与开发等业务。

2011年,春兴精工登陆A股市场,自此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控股股东孙洁晓从实业“匠人”转变成了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

2014年,春兴精工步入并购之路,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和2017两年时间新设或并购不下15家公司,甚至出现“不管好与坏,统统收入囊中”的盲目并购。

2016年1月13日,春兴精工拟以5000万元的价格收购西安兴航航空制造有限公司20%的股份,收购后再对兴航航空进行增资16667万元,最终持有兴航航空52%的股权,成为西航航空的控股股东,该项收购所需资金全部来自自有资金。

财务数据显示,兴航航空在2015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017.43万元,净利润为588.45万元,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兴航航空的净资产为1490.41万元,资产负债率为48.65%。

截至2016年一季度,兴航航空实现营业收入416.99万元,净利润88.52万元,净资产为1578.93万元,资产负债率为60.02%。

如此来看,5000万元收购20%的股权,兴航航空的估值高达2.5亿元,相较净资产溢价15.83倍。

结果,春兴精工重金砸下控股权的兴航航空开始亏钱了!截至2017年10月31日,兴航航空的净资产为1.07亿元,2017年初至2017年10月31日,兴航航空实现营业利润亏损34.38万元,净利润亏损75.07万元。

亏本的买卖不能做?但春兴精工却做到了!2017年12月,春兴精工拟筹划转让兴航航空控股权,作价10690万元,接盘方却为原转让股份的股东……

也就是说,兜了一圈,春兴精工啥也没得到,兴航航空为其贡献的净利润为-211.78万元。

除此之外,2017年3月23日,春兴精工拟向福昌电子投入自有资金人民币不超过2.8亿元,用于支付和清偿《深圳市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涉及的相关费用以及福昌电子的债务。春兴精工将取得重整后并清偿完毕现有债务的福昌电子100%股权,从而取得福昌电子名下的土地、房屋建筑物及机器设备。

据了解,福昌电子因管理不善和资金链断裂,于2015年10月起停业,公司放弃经营。

据悉,福昌电子名下的福昌工业园是福昌电子的主要资产,在进入重整程序前,福昌电子将福昌工业园内的厂房建筑物出租给了深圳市天亨达实业,经协商,自2019年9月1日起,天亨达应当启动将承租的建筑物向福昌电子移交的工作。

也就是说,春兴精工取得的核心资产福昌工业园要到2019年9月才能够由春兴精工处置。

3、频换财务总监,董事长涉内幕交易

并购无疑是寻求企业发展的快速途径,但疯狂并购的背后难免留下“后遗症”。

上文提到了春兴精工在2016年、2017年的疯狂之举,然而公司连续进行外延式并购,却并未带来明显的利润增长,反而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甚至出现了巨亏。

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8.04亿元,同比增长50.03%;而净利润却亏损3.59亿元,同比下降319.72%。

与此同时,期末管理费用高达3.76亿元,较2016年增长79.93%;期末财务费用高达1.57亿元,较2016年增长361.96%。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673.24万元。

对此公司表示,管理费用本期较上期增长 79.93%,主要系本期合并主体增加导致费用增加,财务费用本期较上期大幅度增长,主要原因是本期融资规模的扩大,导致 相应的利息支出增加所致。

显然,连续的外延收购导致了费用大幅增长,拖累春兴精工净利润非常明显。

更令市场及投资者不解的是,公司出现“高管集体离职潮”。

2017年4月5日,财务总监钱奕兵辞职;2017年7月29日,董事会秘书徐苏云辞职;2017年8月2日,证券事务代表程娇辞职;2018年1月4日,董事郑海艳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财务总监离职更为频繁。2012年4月,公司原财务总监单兴洲辞职,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华晨侃接任财务总监;2014年2月28日,即披露2013年年报的当天,华晨侃因个人原因辞去财务总监职务,公司聘请钱奕兵为新任财务总监。

四年后,钱奕兵也离职了!一般来说,财务总监离职的原因有很多,如为了更高的收入而辞职;亦或是公司业绩不佳或业绩发生较大变动,财务总监因压力过大而辞职;甚至公司要求财务造假,财务总监因担心造假败露被牵连而辞职等等……

春兴精工的财务总监因何频繁离职我们不得而知,但结合董事长涉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事,难免会让人浮想联翩。

2018年1月8日,春兴精工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孙洁晓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内幕交易,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公司表示,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孙洁晓个人的专项调查,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经营情况正常。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春兴精工股价遭遇断崖式暴跌背后,必然有投资者不知道的“内幕”,后续我们将继续追踪报道。文/华祥名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