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 妇科世家峏山杨

    2019-04-12 17:13:14 来源: 中国金融商报网

世医代传二十四,一脉相承六百年。

安徽巢湖峏山杨氏,自明·永乐年间以妇科传世,历延明、清、民国,迄今已有二十四代,六百余年之久。其家学源远流长,自成体系,独树一帜,数百年间,史载著名医家百十余众,见载于《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医术名流列传》、《中国名医人物誌》、《中国文化世家》、《安徽科学技术史稿》以及《江南通志》、《庐州府志》、《安徽卫生志》、《合肥卫生志》、《芜湖卫生志》、《巢湖卫生志》等历史及现代史料。诚如明清两朝三部尚书龚鼎孳所谓: “杨氏甲门文章,政事各有所表,见国与邑之史,不绝于书。其不为良相者,犹得为良医”;清庐州知府戴汝定则称: “杨氏之医十有九世,不经其治而死者,病家不能无恨,乡里也不诮嚷也”。

杨氏家学,代以妇科秘传,故世人常以“峏山杨氏妇科”、 “杨氏妇科”或“峏山杨”誉之。

峏山杨医学起源

“逐鹿受庇,遂有峏山妇科”,这是明清时期在江淮之际广为流传的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据称,大明永乐年间,昭勇将军杨义告老还乡,皇上御批,敕建杨氏诸侯府“峏山园”。一日傍晚,杨老将军正在园中赏花,这时,一只身上中箭的梅花鹿跑了过来,跪在老将军面前。老将军弯着腰抚摸着梅花鹿,只听见远处传来一阵阵急迫的马蹄声。抬头望去,一队猎人正骑着马向峏山园疾驰而来。老将军赶紧把受了伤的梅花鹿藏在了花园中。不一会,猎人来到了将军面前,并询问老将军是否看见一只身负箭伤的梅花鹿。老将军手指远处,把猎人给打发走了。等猎人走远后,老将军把梅花鹿从花园中领了出来,拔去鹿身上的箭,小心地把伤口清洗干净,敷上金疮药,包扎好,随后,把梅花鹿放归森林中。

过了几天,也是傍晚时分,老将军照例是在花园中赏花。只见一只梅花鹿跑了过来,跪在老将军面前。老将军低头看去,正是前几天放归的受了剪伤的那只梅花鹿。只见梅花鹿嘴里衔着一个布囊,双眼噙着泪水,抬着头,看着老将军。老将军赶忙扶起梅花鹿,取下布囊,打开一看。布囊里装着一卷妇科书,一支灵芝草。从那以后,老将军便叫子女认真熟读医术,以医为业,并世代相传。自是,后人谨遵祖训,工专岐黄妇科,世代沿袭,医名远播。

由于杨氏妇科不仅医术高明,而且恪守医德,民间交相礼赞,世人多以“峏山杨”誉之,业内则有“峏山杨氏妇科”之称。到了杨氏第十七代杨化鸣(字映东),撰有《医训》一卷,首创杨氏妇科七方八法,家人用布囊将是书包裹好,世代珍藏。也是从那时起,杨氏家族每于新春佳节之际,必书“青囊一卷,红杏万家”之联,张贴门上。正是因为杨氏妇科医名卓著,且医德高尚,民间就根据杨氏家族秘传一卷《医训》,演绎了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

史料记载,峏山杨氏祖籍原本浙江慈溪。先祖杨九州于南宋理宗淳佑年间﹙1240~1250﹚以文学得中进士,授车驾司郎中,任福州知府,后宦游于皖,晚年遂于峏山隐居。自是,后世繁衍日众,终成巢之望族。九州公五世孙杨广、杨义,早年追随朱元璋,杨广以军功得授弘农郡侯,杨义为昭勇将军。杨广之后迁至福州,今巢之杨氏,皆为杨义之后。

清·陈梦蕾《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医术名流列传》及著名医史学家陈邦贤《中国医学人名誌》杨名远条记载:昭勇将军杨义晚年归隐,有名医挟妇科秘诀谒,因命其子师之,尽详其术,大显于时,自是世代因袭,传及于今。根据《杨氏宗谱·指挥公传略》考证,杨义于明·永乐三年五月初八告老回至原籍,永乐十年九月初六以疾告终,由此得知,杨氏妇科当起源于公元1405~1412年间。

峏山杨医学传承

昭勇将军杨义殁后,其兄弟子侄皆以袭荫策名于时,唯三子杨澍(字隐真)潜心医学,晚年又得异书,术臻致神,复善导引术,年一百另四岁,无疾而终。

杨澍孙杨益泰(字挹士)“深得其传”;

益泰子杨拂乾(字戾侯)“医有能声,虽年逾古稀而颂顾盈门”;

第七代杨枝新(号春台),曾任衡洲别驾,私恩府同知,“儒而精医,远近争相慕悦,络绎不绝。”时巢湖县令狄宽念其不仅为政清廉,练达事物,且以医术活人无算,特奏呈朝廷,于清乾隆十七年御赐于峏山大杨村东南角建造“节孝祠”,送其母陶太宜人神位入祠致祭;

枝新侄杨名远,字万里,“潜心医学,益光祖烈”,曾任巢县医学训科,史称“凡杨氏医学,尤以名远推重”;

名远长子杨淑桢,字雨霖,得家传妇科秘诀,又随叔祖杨枝新游南岳衡山“因遇高僧,为广其医理,授以内、外方术,使杨氏医学更增式廓”,其后得中进士,任湖北英山教谕,兼行医学;

第十七代杨化鸣(字映东),撰《医训》一卷,首开杨氏妇科理论研究之先河,所创杨氏妇科七方八法,突出杨氏擅用气药治血病的临床用药之特点,堪称自成体系;

十九代杨廷芳(字步鳌,号俊峰),辑先祖临床治验,撰《峏山杨氏妇科脉案》一书,对研究杨氏妇科临床经验大有俾益;

在此之际,有关杨氏妇科的著作尚有《峏山妇科求诊便览》上、下卷,是书分经、带、胎、产、杂证等门,并附有十二经主病、主药,颇具特色。以上著作不仅对杨氏妇科早期临床经验加以总结,更主要的是初步形成了杨氏妇科早期的学术思想。

自清代以来,杨氏妇科更是名医辈出,尤其到了清末民初,杨氏医名远及苏、浙、京、沪,每日至峏山求医者不下百众。这个时期,杨氏妇科不仅创制了自己的中药加工炮制方法,而且创建了杨氏妇科独特的处方字体,仅峏山杨氏妇科大丸药就达十余种。在此期间,著名医家如:

二十代杨献淳(字如钟,号振夫),临症绝验,日诊不下百人,史称“虽沉疴不起,服药数帖无不奏效如神”,又称“病妇苟至峏山诊视者,后虽不幸而死,其母家亦绝无怨言”;

献淳公三弟杨献焘(字肪鲁,号柳溪),屡治疑难病症,《巢县志》记载其治疗奇胎数案。其长年行医苏、浙,曾一药而愈李鸿章夫人之顽疾,随之治愈李氏幼子之病,李鸿章特书“圣言辄与世情合,天意还须人力为”赠之;

二十二代杨裕根,字植之。博通经史,尤谙歧黄,名著京、沪。早年悬壶上海,专为租界内外籍侨民治病,曾受张作霖之邀,为张氏夫人诊疾,并治愈少帅张学良夫人于凤至之病。遗有《女科精蕴》四卷,所言妇女生理、病理,究夫经、带、胎、产诸疾,阐述杨氏妇科治疗大法,并载有祖传秘方,详述祖传大丸药的方剂组成及加工程序,可谓条分缕析,颇有发明;

杨裕根堂兄杨裕宽,临症必工阴阳风雨晦明,四时畸重畸轻之气,以究夫六疾之由来,亦为杨氏医学之一派;

他如杨裕治,主张精研医学理论,认为“守方不如守理”,“守方者方因方穷,守理者根乎法内,周乎法外”。

峏山杨医学分支

清代以来,杨氏医家逐渐向外拓展,分枝甚广,遍及合肥、芜湖、蚌埠、淮南、淮北、宣城等地。其中,以芜湖、合肥分枝影响为大。

芜湖分支

第二十一代杨光淮(1834 -1909),字注之,于清同治年间迁至芜湖,悬壶三十余载,医名遐迩,至今芜湖中二街尚有“峏山杨巷”,从而确立了峏山杨氏妇科在芜湖地区的学术地位。

光淮公三子杨裕蕙,字芳田,曾撰有著有《芳田医案》、《芳田谈医》、

《峏山杨妇科临床医话》于世。、所阐述的活血化瘀法治疗妇科不孕症,大大超越了前人温宫育子的治疗法则。

裕蕙侄杨佰勋、杨仲书,均为我省近代著名中医专家,佰勋曾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于中医理论;仲书于中医临床造诣颇深。

杨仲书(1900 -1972),字应麟,1900年生于芜湖,1917年从学于叔父杨浴惠,1920年挂牌行医。中年声名大振,求医者不绝,在江城芜湖有“真峏山杨”之称。1950年杨仲书选为市中医师公会首届执委及学术研究委员,1952年选为二届中医师公会主委,1953年任长街区联合论据主任兼妇科主任,1954年,出席安徽省中医座谈会。1955年选为市卫生协会委员、区卫协付主委,1956年任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妇科医师。1958年献祖传验方、秘方及多种中医著作,破除峏山杨秘方不外传的家规。1960年,作为安徽省唯一中医代表出席全国妇科学术会议,参与全国妇科三年计划的制定工作,1963年当选为市中医学会理事。“文化大革命”中,身遭冲击,1972年忧郁而逝。

合肥分支

杨氏妇科第二十三代杨新吾,字应芳,杨裕根次子。十七岁行医乡里,二十岁悬壶合肥。建国后创办了安徽省第一所中医联合诊所,1958年在安徽省人民代表大会二届一次会议上提案,“要求成立中医学院一所”,为安徽中医学院的成立,作出了积极贡献。生前先后担任合肥中医联合诊所所长、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部主任兼中医妇科主任、安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妇科主任、解放军第104、105医院中医顾问等职,先后当选为安徽省第1、2、3届省人民代表,合肥市第1、2、3届政协常委,为峏山杨氏妇科当代学术代表人。曾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应邀参加了毛泽东夫人江青的大会诊,生前不仅在省内外享有极高的医疗威望,而且培养了大批中医妇科人才,为峏山杨当代学术代表,合肥市现代中医及我省现代中医妇科奠基人。

长子杨云生,次子杨槐生、四子杨晓生、五女杨承祥从其学,皆为一代中医名流。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